学生园地 >> 校园原创

向死而生

时间:2017年11月21日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admin点击:

题目序号:ag111.me|平台  高三学生:花长春 指导老师:刘菊荣

 

三年不到的饥荒,让村子里十室九空,饿死的饿死,逃荒的逃荒。

老憨一家和蛋娃是村子里最后的人气。老憨一家没有逃荒是因为老憨的妻子身体不好,孩子又太年幼,南下逃荒的路上绵延的大山不得不让老憨放弃。蛋娃曾随着人流逃荒过,但他孤身一人,又从小游手好闲、名声不好,路上无人帮衬,不得不回到父母双亡后便一直养育自己的二伯身边,但蛋娃的二伯在前些天也死了,饿死了。

这天,蛋娃撺掇老憨去偷几十里外扎寨的土匪的粮食。老憨的妻子是不同意的,但老憨少有的态度坚决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勤劳能干让一家人捱过两年的饥荒已是不易,这第三年是无论如何也撑不过去了。

他们成功了。

老憨,你的伤有没有事?不会影响我嗯回村的速度吧。蛋娃说着关心的话,眼睛却看着后方,虽然视野中看不到土匪寨子,但蛋娃脸上因兴奋而浮现的潮红却没有褪去。

不会的,没啥事,不用担心我。老憨一脸敦厚的笑着说。他望着村子所在的那个方向,仿佛已经看到妻子和孩子吃着他带回的粮食一脸欢笑的样子。他又低头看着自己左腿上的伤口,躲过了土匪的眼睛,却没躲过陷阱。

老憨,我们得快点,土匪很快就会知道少了粮食。我们翻过前面这三座山,再走十几里就回家了。蛋娃说着已经提速了。

老憨依旧敦厚的笑着,应到:好嘞,好嘞。

到了第二座山,老憨的伤势恶化了,说要停下休息一会,蛋娃皱了皱眉,同意了。当蛋娃看到老憨腿上溃烂流脓的伤口时,便心生愧疚,焦急的问道:怎么不从衣服上撕点布条包扎?老憨还是那样笑着,只不过他现在脸色苍白,额头冒冷汗,扯着嘴角说:我媳妇亲手缝的,舍不得。蛋娃的心颤了一下,想从自己衣服上撕点布条,又放弃了。

蛋娃,我们走吧。老憨说着已爬了起来,还嘀咕:不能让媳妇孩子等急了。

蛋娃过来扶,被老憨挥手阻止了。

老憨,我们走慢点吧,不急。蛋娃走在老憨身侧,帮他托着粮食袋。

老憨挤出个惨然的笑容说:行,行。

老憨倒下了,倒在了第三座山的山腰。

老憨!翻过山头就能看到家了,你想放弃?看着老憨面无血色,蛋娃也手心冒汗。

……可能回不去了。老憨知道,这第三座山是无论如何也撑不过去了。他想笑一笑,好安慰这个从小臭名昭着、现在却心急如焚的蛋娃,却扯了扯嘴角,没笑出来。

蛋娃一直紧握着老憨的手,沉默者。

拜托你,把我那待粮食带给我媳妇,告诉她,我对不起她。老憨的声音越说越轻,眼睛也闭了起来。闭眼的那一刻,老憨又笑了起来,还是那么敦厚。

蛋娃回到村子,来到老憨家中。对着门的凳子上坐着老憨的妻子,她看着蛋娃,低头,又抬头望向门外老憨走的那个方向,像是渴望看到什么。她看了很久,中还是低下头沉默了。

老憨哥……可能回不来了。蛋娃将老憨的那袋粮食放在门旁。

老憨的妻子笑了笑,很凄然,开口道:他的……在哪?我要去找他。

他没有放弃对你们的爱,只是放弃了自己的生命。蛋娃像是自言自语。

她又笑了笑,想春日阳光,却让蛋娃感觉屋里下棋秋雨。

蛋娃沉默了一会,把自己的那份粮食也放下,转身出门了。

蛋娃站在村口,看着很远处那片火光,想着应该是愤怒的土匪为了彻底断了这一片的生气而烧山。虽然视野中的火光不过指甲那么大,但他仿佛看到了熊熊火焰中老憨敦厚的笑容。

蛋娃想起一个老人,那个老人弥留之际对着床边跪着的年轻人说:蛋娃啊,给你取这个名字是想你命硬一点,好好活着,即使是咬牙切齿的活着。那个老人就是蛋娃的二伯,当时蛋娃哭着求老人吃他手里捧着的粗粮饼,老人只是笑了笑。蛋娃如今才意识到,二伯和老憨的笑容是那么像,是那样的满足,明明面对的是人生的大恐怖,却犹如看到了最美好的未来。

蛋娃向远处的火光走去,他知道自己正在放弃某个东西,与此同时,他也放弃了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。此时的蛋娃正感受着从心中迸发而出的从未有过的舒畅,他似乎明白老憨和二伯的笑了。

风吹走了一句迟了很久的回答:我去找他。

     
ag111.me|平台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2 皖ICP备20125680
建议使用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,分辩率1024*768浏览本站 技术支持:巢星网络

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393号